如果什麼都說不出來,我不介意沉默。
如果你覺得傷口很痛,我依舊會聽你訴說,但,你沒注意到,當我們都沉默,原本那條出口已逐漸被塵封。我不知道去掉朋友的身分之後,我們剩下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時間可以讓一切改變這麼多。

我想,她說的沒有錯



我們沒有太多的理由挽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n. 的頭像
Hsin.

HHT' .com ||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