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亨。小幅度的做個小更改!


  我很慶幸沒有因你的謊言而死,不然我就沒現在畫圖的生活模式,雖過得十分忙碌,卻也感覺充實。我不認為離開只是一時,我不後悔微笑開始;我不再以往的樣子,安靜取代吵鬧沒氣質。我拋開過去每一個歡笑的快樂樣子,因為再也沒空想其他事、因為我不想過去再上演一次悲史。
  你的故事我很難用言語解釋,你眼中的心事我清楚卻無力幫助,你並不是悲觀,只是不願誠實。能不能用你的方式讓我再一次明白你曾經是多麼在乎?
  一二三四五,一切結束。你笑、你哭,你所有的樣子,已經開始成為歷史,我微笑回顧,是一種懷念的祝福。
  你我的路從此不再相似,我們的交集不再有開始。回歸起點的不認識,你有你的路、我有我新的開始。我們同學的位子,從此空出、到此為止。你,我難以用文字詮釋。因為對我而言,你既熟悉,卻佔著陌生的位子。
  我們,不會再有任何的開始。我不必為你付出,你不會是我的幸福;我不會再為你淚流,因為我知道,你會過得比誰都幸福!
  你幸福,就等於我幸福。這是我,愛一個人的方式!


  我們的性格太相似,如照鏡子般望著彼此。
  「穎欣,好的路是給好的人走,我們不適合,所以只能選擇分手。」微笑的表情,冷漠的話語。你溫柔的說我的名子,卻慘忍的告訴我這慘不忍睹的事實。所以,擦身而過的風,飄散的落葉都成了我們一同看的最後景物,我比誰都清楚。
  是的,分開那天是一個很美的秋天季節,我跟他的故事也就此停止。象徵,不再有開始,因為那句話帶著滿滿的不在乎。
  我哭,因為我感到痛苦,才發現勉強擠出的笑容讓人感覺更無助。看著另一方,我開始,開始懷念幸福的降落方式。
  「嗯!」我重重的點了點頭,試著用微笑讓腦袋更清楚,於是我用腦袋控制我的聲音,我依舊微笑著。「好。我願意噢!」努力不讓眼淚掉出,我要表現堅強的樣子,這樣一切才有好的解釋。這樣,他才不會發現,他在我心中佔著特別的位子!
  「其實分手並不是我不愛妳,而是因為太愛妳,所以害怕有一天會傷得更重。所以趁現在趕快提出這個要求!妳明白嗎?我是因為太在乎妳,所以放棄。妳能體會嗎?那種,明明很愛,卻不能再一起的心情?」而後故事從第一段重新開始。我不再幼稚。你不能再給我一個摸頭的寵愛姿勢、不可能再給我一個單純的微笑態度。我們眼中,沒有彼此。我看到你眼球帶著冷漠,沒有溫度。
  你有你的幸福、你的路;我有我的開始、我的在乎。只是這一切都不會有交集。對的,不會有交集。
  我最熟悉的是你,是一個對我而言最陌生的人。


  「好久不見。」揮揮手,一個笑容,簡單帶了點熟悉的樣子。
  「嗯,真的有二個多月了。」我微笑的說。
  「妳頭髮長一些了呢!」我摸了摸頭髮,白了他一眼。長久以來第一次跟他見面,我們沒有尷尬的氣氛,有的只是不再那樣熟悉。「還是一樣的髮香。」
  我摸了摸頭髮,沒辦法將它湊到鼻子前,還太短,其肩。因此我不知道是怎樣子的味道。只有碰觸冰冰涼涼頭髮的手指。
  「我的意思是這樣好像我們還沒分手的相聚,因為我們都沒有太大的改變。」一個微笑掛臉,卻讓我感覺滿滿的無所謂。我似乎不會有太多在乎出現。如同,他是他,我是我。文章中,不會再有你,因為你只是陌生的一個沒關連的人。
  「是嗎?」我輕輕的說。假裝毫不在乎。事實上,我應該也不是很在乎。
  「嗯。只是感覺妳……」他看了看我,上下打量的姿勢。我不接腔安靜的樣子,在他眼簾到硬的十分清楚。至於,等的不知是時間的過去還是他的接下去。「妳,變好安靜。似乎不會幼稚了?」
  「……怎麼?我以前很幼稚嗎?」
  「不。妳以前是可愛的樣子。感覺很像小孩子。」而後他用修長的手指,輕輕碰觸我頭頂那曾經屬於他的位子,用他的方式。只是現在多了一個奇怪的名子、一個代名詞。於是我清楚我們,什麼也不是。
  我躲開,厭惡的樣子,那不再是一種我喜歡的溺愛方式。只能成為泛黃記憶中的一部分結束。
  我想著不曾有的開始。想起分手痛時,我只會對他的所有感到不在乎。這是我要自己不再堅持的唯一方式。


  「我想我們重新開始。」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我使用我堅決的態度,拒絕著一個曾經的在乎。
  「是。但是,總可以試試的不是嗎?」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噢!」冷淡,然後遠遠的離開。
  春天帶了一點秋的色彩,只是一切等待的是葉子翠綠、花開的時候,而秋天不同。
  柔和的光線映照熟悉的笑顏,熟悉,卻是用陌生做下的記號。
  我們之間就這樣結束,沒有任何期待可以的開始。斷然,總覺得可以免除許多疑問。是他給我的一個句子。
  結束,月光下的不可能開始。他的她,擁有他的一切在乎,而我不能。因為我已經清楚,太多的事物。
  景物依舊,人是已變的,只有無助。

  「如果我對妳是一個習慣性的在乎,那麼過去那些慘忍的謊言句子,大概都是真實。我害怕失去後的苦,因此假裝不在乎,其實卻很自私。妳眼中映著我的樣子,我用一種淡漠的言詞拒絕妳的挽留、妳願意的開始。因為心中的她,出現不是一時。妳和她的位子,曾經相似,她卻帶點妳永遠成全不了的祝福方式、她能讓我感受到許許多多的照顧,抱歉。是妳太幼稚。讓我感覺想退出。她的位子,是我心中的唯一開始。請給我祝福。」
 

  「妳現在有空嗎?」電話響起,我接了之後的第一句話便是這樣的開頭,我一句話都沒說。「有嗎?」
  「是有一點小空。請問大爺你這樣問我,有什麼事?」我看著手上畫到一半的丙檢圖,右手摸了摸廣告顏料的蓋子,左手握著電話。我正好有一點疲倦,想休息、放鬆一下。
  這天,是禮拜六。春天的風,有些寒冷的透過落地窗吹拂我額頭上的瀏海,我縮緊身子,把右手從廣告顏料蓋子上轉到身上的外套,由外而內,我拉緊一點。聽說,會有一個鋒面路過,所以有幾天會特別冷。
  「那現在出來一下好嗎?方便嗎?」和他講過很多通很多通電話,唯一一次他用詢問的方式約我,只有這一次。以前他總是說個位子、時間,然後毫不猶豫的掛上電話。
  「可以阿,這時間剛好方便!那,地點呢?」
  「就,離妳家比較近的那個地方吧!」他說,聲音微微上揚而感受到他的愉悅。我想我知道他說的地方在哪裡,只是一點都不想承認。這是下意識的反應。
  「啊?是哪裡啊?」
  「就以前常去的地方。晚點見。」他沒有再多給我一點說話的機會,便掛掉電話。我聽著嘟嘟聲,有些恍惚的不真實。出門前,我將頭髮捲起而後用黑小夾子夾住。
  想想,我跟他已經很久沒通電話了。以前,真懷念……
  我開門、關門。在門外的風很強的吹著,沒有頭髮遮蓋的脖子感覺異常的寒冷。
 

  「有什麼必要讓妳對我那樣無情?我很想聽原因。」見面第一句話,冷靜是他的態度、堅決是他的聲音,我看著他,也帶著些微冷靜。風,吹了過我們身邊,樹枝依舊冷冷清清,少了葉子的點綴,它看起來無力而憔悴。那葉子,便是誰也取代不了的。可是,我呢?
  當我翻出曾經他傳給我的分手理由,我沒有流淚,只是我會一直記得我曾經傷悲是因為那簡訊和他的分手。
  他,始終都不會陪我,一切也不過都是謊言,都是。我說服自己、我陪伴自己,只有我自己為自己療傷。我開始什麼都不在乎。
  「原因?不,你很清楚這是不需要原因的,不是嗎?」面無表情,我無奈的樣子,映在他眼中的真實,我突然覺得,好痛苦。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挽救什麼的那種堅持,如今是我失去的樣子。
  我不能用我的方式解釋,因為我真的真的沒有其他時間看清楚。
  「……妳果然很會記恨。」他摸了摸頭髮,風吹過時,他才說出那一句話。而隨風飄散的,我看不見。是的,我對他已經沒有以往的在乎,我現在所難過的是失去曾經擁有過的堅持。如此而已。
  「不好意思,這並不叫記恨。如果這是記恨,大不了!我可以不甩你的直接給你一巴掌,或者是直接轉身離開,又或者交一個比你好上上千倍的男孩,然後看到你毫不猶豫的比了個中指。我也可以再見到你那瞬間假裝不認識,更可以在你約我出來時,很大方的跟你說我沒空。你傷我太深、太重,所以我這樣的不解釋,請你了解,我這樣的態度也是一種祝福。」
  「我和她已經結束了。」他眼中的樣子,像在提醒我不必在多給他任何祝福。他說,他不要我的祝福,而是要我給他的幸福。我曾經的付出,是被他遺忘的一個句子。他對我露出萬分抱歉的面容,只是我仍無動於衷。
  「哦?所以回來找我了?」我聲音微微揚高,仍然沒有任何感覺。此時,我只感覺到無奈。
  「……妳知道不是這樣的……」
  「不,我只知道這樣。是,你很清楚你跟她已經結束了,可是你有沒有發現,你對任何事都少了分堅持?對我也是。遇到事情總以為分手就算結束,什麼都不必在乎。所以我討厭這樣的你!你從前可以為了她跟我分手,你當然可以為了別人跟她分手,只是我沒想過你會為了我跟她分手,其實令我訝異的不是這些,而是經過了好多時間你對你自己看待感情的方式一點都沒長進。所以我認為,總有一天同樣的事情也都會再發生一次。相信我,一定會的!牛牽到哪裡都還會是牛,不會因為環境而改變牠的型態。」
  「所以,妳是真的討厭我?」
  「是。而且我想我們只能當朋友。這個位子很剛好。我也會珍惜這樣一個開始,這是當時我還愛你,你留給我的最後一樣東西。所以我喜歡這個朋友的方式和位子。如果不當朋友,我們就什麼身分也都沒有!你聽明白?」
  「妳很慘忍。」
  「這些都比不上你。」
  「我很難過。」
  「睡一覺,就是新的一天了。」我還是很冷靜。
  他曾跟我說過的話都讓我感覺他的樂觀,我整理出來,他的難過只要一覺醒來就會一掃而空,不需要什麼特別去安慰或是治療傷口。所以我相信,就算我今天說得再怎麼冷淡,對他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
  「沒事了嗎?那我先離開了。」我準備轉身那瞬間,順著風的方向,沒有髮絲飄著的臉龐,只有一個聲音異常清晰。隨著剛剛吹來的風,我聽著。
  「妳變了很多很多,妳知道嗎?」
  「不,改變的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果你今天不提的話,我的態度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你提了,所以我才會有這樣子的態度。我這樣的解釋,你可以接受嗎?」
  「嗯。所以,我們不會有開始?」
  「如果你對我是一個習慣性的在乎,那麼過去那些慘忍的謊言句子,大概都是真實。」
  「……」
 

  我也不會比你好受,我只不過是想找回過去所失去的堅持。即使堅持不再是跟過去相同的事物,也沒什麼關係了。過去,只是過去而已。我回到家,夾子拔掉後,繼續做我的功課。沒有改變單調、一成不變的樣子。這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然後,又過了一個禮拜,我跟他幾乎都沒再見過面。我一樣沒變的上學、放學,吃飯、睡覺,我還是會洗澡、還是會微笑,功課也都習慣按時交。我開始遺忘許多該遺忘的,這些記得太多最後苦的還是自己。他打來的電話我幾乎都沒有接過一通,或者是因為我真的不想再跟他說任何一句話吧!
  如果當初的我會痛苦是因為我太在乎的話,那麼現在的他應該是微笑的,因為他不夠在乎。
  「姐,找妳的。」握著話筒,我弟朝著我的方向對我說。電視開著,我聽著,一面畫著丙檢,一面思考打來的是誰。而我弟好像以為我沒聽見,因此他又說,「姐!電話!找妳的!」
  「是誰?」我摸出口袋的手機,很巧的沒電了。然後我把它拿去充電。
  「不知道。好像是男生。」
  「噢。」我冷冷的回完之後,便不再留戀丙檢的圖,慢慢起身,將廣告顏料蓋緊,將沾有顏料的筆泡水,然後慢慢慢慢的起身。我還是在思考是誰打給我的,於是腳步很慢,放慢的速度比平常還多出許多。這是我一點也不想接電話的樣子。
  「喂?」對方出聲。我可以很確定那聲音我沒聽過。是完全的陌生。
  「你是誰?」我直接提出我的疑問,我並不想等到最後我還不知道打給我的究竟是誰。
  「我們見過一次面啊!妳記得我嗎?」
  「不記得。記得大概就不會問了。」
  「噢。我……」他想繼續說,可是我不想聽,所以我打斷他的話。老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很忙啊?
  「你怎麼有我的電話?」
  「跟妳同學要的。就一個高高的女生。」
  「噢!」
  「那個……」
  「你知道不知道我很忙?」我還是沒有給他講話下去的機會。這是慘忍嗎?我想,是的。
  「……妳變了很多,幾乎不是我所見過妳的樣子。」
  「噢!那請問你啊!打來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嗯……也許對妳來說沒什麼。」
  「既然對我來說沒什麼,那我可以選擇掛電話了嗎?我很忙,功課才做到一些而已。」
  「……」後來電話就掛斷了。很好!我相信對方是聽得懂我說的話。我很開心的掛斷話筒,不過我只感覺我被背叛了,我連電話給別人知道我都還不知道。真的是有點不太高興。我不喜歡跟陌生人或者電話不是從我口中說出去的人多說什麼,那對我來說只是浪費。
  因為我的電話,永遠都只會給熟人。是的,就熟人。而那個人,只能算是學長,非常陌生的學長。我也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一點都不想。
 

  又過了幾天,一樣是我在做功課的晚上,外面的風幾乎已經沒帶點寒冷,有的只有偶爾微風的吹拂。我一樣忙碌的晚上,手機突然有簡訊。
  「妳曾經很幼稚,卻幼稚的很可愛、妳曾經對任何事都很堅持,沒跟妳說過,那是我最愛妳的樣子;妳會因為一件簡單的事而笑容滿面,我看得出那是妳不加掩飾的快樂、很多時候妳遺忘很多小事,而那小事往往都會讓妳感到無助。妳說過,妳最快樂的事就是和我在這城市認識、妳說過妳曾因為我而感到很幸福,我才發現,我眼裡的孩子是如此無知。那是妳,妳在我心裡可愛的樣子。只是發現的太早、明白的太晚。請妳明白,我是真的後悔提出分手的,即使我願意承認我曾經很自私,也無法抵住心裡那份對妳存在過的在乎。妳的眼淚,在我眼裡比她的憔悴更讓我心碎。」
  看完幾封連續的簡訊後,我就把手機關機丟在床上,也連續幾天沒去開機。隨便隨便了!我的生活不需要他,如同當初他不要我一樣的提出分手。我討厭這樣的感覺、不想再有那樣的生活。如果幸福很難,那我寧可一輩子都不要。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那麼感覺也一定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逝,像我現在對他的感覺就是沒任何感覺。
  我現在覺得,朋友的位子給我跟他坐剛剛好。坐起來也滿舒服的這樣。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不斷的斯著日曆、不斷的上課下課,一切也都很平常的進行,時間依舊簡單沒有聲音的流逝。手機我把它從床上移到書桌的抽屜中。再過一個月就要考丙檢了,我沒其他時間可以想其他事情。於是我的時間幾乎都在學科的背以及術科的練習。很多以前空出的時間都成了我在書局翻閱關於廣告設計的書,我沒有很多空閒,所以丙檢越是將近,我的生活就越來說沒有時間。以前的事我也幾乎都快遺忘了,它開始泛著淡淡,淡淡的黃。一切都不再鮮明。
  這些時間我接到很多學長打來的電話,他跟我說過他的名子,可是都被我忘掉了。最近真的很忙,所以學長也很理所當然的成為我的出氣筒,我知道這樣對他很不好意思,可是沒辦法,這不是我可以控制得很好的。
  我真的累壞了。有時候很想休息,可是卻沒辦法,害怕丙檢不過、也害怕一切都會變調。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著。我的一天如同過了三年般的漫長,沒有他的日子也沒有悲傷,於是我除了會漾起淡淡的笑臉之外,我幾乎都是安靜的。我看不見以前的自己,我不明白為什麼以前我可以笑得很開心、可以每天都笑笑的逗別人開心,我真的不明白。可是再也不想明白。
  後來每個星期的假日只有一天,星期六都在學校開始準備丙檢。偶爾會考考學科、畫畫術科,然後模擬考也過去了,日子還是一樣很平常。當我認識的人越來越少、我越來越沒有跟任何人連絡,我的丙檢也就悄悄的到了。我是通過了,可是還是有一點點的空虛感。彷彿總要有人陪我度過這樣令我開心或者是陪我開心的日子。
  總是這樣覺得。
  「穎欣,這個假日我們要去中壢,妳要不要也一起去啊?結束檢定了,好好放鬆自己也是一種不錯的哦!」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轉過頭時被嚇了一跳。
  「嗯。放鬆一下其實很不錯,可是,謝謝妳的邀約,我還是不去。」我輕輕的說。大家應該都知道我自從那次之後就很少跟別人一起出門。習慣身邊的位子放空或者是存在另一個人。只是那個人在也不可能會跟我一起逛街了。沒辦法,我已經不想再相信他了。相信他對我來說真的真的很疲倦。等待讓時間變得很緩慢,於是我只能用偽裝的堅強來掩飾悲傷。我只能如此騙自己。
  有時,我也想跟過去的我玩交換遊戲,或許!這會讓乏味的生活有趣些。
 

  到了星期六,我還是出門了,帶著昨天充完電的手機一個人孑然的出門。一路上手機都很靜,我看完了簡訊之後也就沒有多感覺到什麼。
  「好久不見。」在街上,我看見了學長。
  「嗯,好像真的有一點時間沒見到面了。」
  「是啊!聽說、聽說妳跟妳的他分手了?」他的聲音很平靜。也難怪,他並不明白當初的難過。
  「……呵呵。」我傻笑著,愣愣的。「學長的消息真的很不靈通,我跟他已經分手很久很久了呢!可是,我們可不可以不要說這些呀?」我的傻笑在語畢後變成苦笑。冷掉咖啡似的。
  「呃……呵呵。」他也尷尬了笑了笑。而後又說,「妳好像很久沒有用到『我們』這個詞彙了吼?」
  「……」
  「妳以前總是喜歡說我們我們的,可是後來就不會這樣說了。『我們』這個詞好像不適合妳一樣。後來我也沒見過妳了。不過妳總是在電話中表現的冷冷淡淡,我想到妳以前的活潑,很可愛,很像小孩子。但是我並不是因為那樣才喜歡妳的,我對妳的喜歡不會受任何因素改變。」我輕輕的噢了一聲,然後看著天空沒發表任何意見。
  總覺得這個詞彙會讓我更孤單,我們這個詞,不會再存在我的世界。他是他、我是我,如此而已。這個關係不會因一個詞彙而有所改變,這樣下去痛苦的只會是自己而已。如果自己可以遺忘,那麼遺忘將是最好的。或許一個人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吧!後來學長問我等等要去哪,我笑著說要去書店看關於廣告的書籍。然後學長笑了笑之後就離開了。他原本想陪我,只是我看見他表情中帶著勉強,所以我便拒絕他的跟隨,我只是一個人,又是孑然的走到書店然後靜靜看書。一切很平常很平常。音樂在這樣一個有限空間中不停的播出沒有歌詞的單調。有點像天花板一樣,只有白白的,就白白的。
 
  「我討厭你!」那天其實在他傳完簡訊後,我傳了一封簡訊給他。然後就沒再收到他傳來的簡訊了。我跟他之間像失去消息一樣的消失。我只想當一個非常平凡的人,然,竟然想當這樣的人,那麼我所期待的將也是一個平凡的生活。我今天特別特別的懷念,也許也許是因為見到學長的關係吧!我今天有很多時間可以懷念從前,我想是丙檢過了的關係。音樂依舊流瀉沒歌詞的單調,而後我發現其中混雜很熟悉的旋律歌詞。
  「喂。」是的,是手機響起的聲音。我出聲。
  「是我。」
  「我知道。有什麼事嗎?」
  「我想找妳出來。」
  「我人已經在外面了!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跟你碰面。」
  「……真的討厭我到不想再見到我了嗎?」
  「你其實心裡知道就好,不必說出來。」然後我冷冷的掛了電話。那是我最後一次跟他通電話。
 
10
  一切我想都快結束了。世界仍一樣有著色彩;地球仍不停的轉動,只剩悲傷在孤寂在黑夜中呢喃。日子過得很快,我頭髮已經剪了一次,現在仍是其肩的樣子。我已經高二了,又是一段時間躲避每一個人。我還是安靜著,我認為沒有任何事可以讓我特別特別的在乎。
  也是在那樣想法的午後,我出了車禍。
  身體很痛,血泊中躺了我。我靜靜的看著天空,過去的一切一直一直都在腦海徘徊不去,我看到好多好多過去的堅持、過去的在乎,過去的快樂。一切好像都不遙遠,很近很近的樣子,很像做夢。或許真是夢吧,我聽不見聲音,只覺得很暈很暈,然後,我帶著微笑,在那些被黑畫面取代時,我閉上雙眼。我也立即被送醫了,可是過了滿長的一段時間。剛剛撞到我的人,早就不知往哪了方開開去。當我發現腦袋已經停止,我的身體也開始感覺僵硬不真實。
  死亡,也許就是這樣一回事。我背著的背包有我的手機,我看見一個中年婦人拿起我的手機然後一會後撥出一通電話。不知道跟對方說了什麼,最後還告訴電話另一方,我現在的位子。然後我又可以動作了。只是沒有人可以看得見我,我的身體再另一邊被人搶救,可是我卻沒有任何感覺。那彷彿不是我,就感覺像我看到一個人車禍,然後死亡一樣。

  到了醫院,我被扛進了急診室,過了不知道多久,我看見學長還有他以及我的家人和同學都趕到醫院。我很想跟他們揮揮手說我很好、沒事的,可是卻沒辦法讓他們看見我,直到急診室的燈暗了、直到醫生搖搖頭的走出來。「我們已經盡力了。」然後,我看見好多人的眼淚被激出來。護士推著一張床,一張蓋著白布的床走了出來。我依舊看著。
  他跟我說話,說了好多好多、同學跟我說話,說了好多好多,父母沒有跟我說話,只是在角落哭泣,然後然後,我也跟著流下眼淚。我很好啊!不要哭了嘛……
  看到你們這樣,我會很難過很難過的!
  因為這次,我找回了我真實的情感,一些我以為遺忘的,其實都在心裡深處,沒有離開,只是不願提起。而後,人群漸漸散去,只剩下他站在我旁邊,很認真的看著我。那時我並不知道我在什麼地方,只知道這裡還是醫院,還是一樣帶著可怕的白。
  「穎欣……」他喊了我的名子,輕輕的、痛痛的,這時我才發現他眼眶紅紅的。
  我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不要哭了!男孩子哭就不好看摟。」他聽不到我說話、看不到我的樣子,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躺在那裡蒼白的臉,好像要把她記得很清楚很清楚。
  「穎欣,有好多好多的話,我都還沒跟妳說,我也還不知道妳原諒我了沒,我很希望可以在一次看妳開心的笑臉,那對我還說才是最真實的畫面。可是……可是我都還沒看到也都沒有努力到,為什麼妳就這樣走了?妳不是對任何事都很堅持嗎?那現在為什麼不醒醒呢?」
  「我醒了!我醒了啊!可是你不看我,我的方向不是你注視的地方!我是醒著的啊!」
  「穎欣……妳真的好慘忍。」
  「我看得見你,可是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可是我看得見你啊!你的聲音,我都聽到都聽到了啊!所以你不要哭不要哭了,好不好?你只是看不到我,不代表我就不在啊!」
  「妳知道嗎?我好喜歡好喜歡看妳幼稚,好喜歡妳笑的樣子,也好喜歡過去每一個和妳相處的那些時候,可是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什麼也都失去了。我以為只要我努力一切也都可以恢復,可是我好像錯了,當初的不堅持還好很多的插曲。可是我知道了,都知道了,我知道我錯了。妳可不可以張開眼,看一看我?我不想看到這樣的妳,不說話的妳好陌生好陌生……穎欣……」
  「笨蛋……」
  我的世界,結束了。很徹底的不會再有一次相同的開始。

11
  我過著沒有她的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直到畢業我都感覺她還存在,只是跟我冷戰、只是避不跟我見面。只是,她在也不會出現,電話已經停話了好多年,我的日子還是不斷的前進沒有後退。我開始堅持很多過去沒有過的堅持。
  我很想回去看看她,我害怕會讓她看見我脆弱那面,所以我努力讓思念不再蔓延、讓一切的日子都這樣很平凡的過著。我讀完畢她媽媽交給我的她的最後日記,我翻著翻著,就這樣單調的不斷的翻。她的笑容、她的一切,好像有回來似的,她不曾有過的是離開。她是天使,所以回天堂是她的任務。
  「宇,你忙完了嗎?」一個女孩走了過來,走到我身邊。「不要太累,會壞了身體的。知道沒有?」
  「就快好了。妳等我一下下好嗎?」
  「好。」
  她離開之後,我又讀了半學期的餐飲,然後轉到廣設。跟她當年一樣的科目。然後讀進了大學,我交了一個女朋友,堅持她所要我的堅持,我跟那女孩的感情一定可以走很久很久、路一定可以很長很長。
  穎欣,妳應該已經沒理有再討厭我了吧?
  「等等想去哪裡吃午餐啊?」
  「都好摟!只要跟你一起去,就算是在難吃的東西也通通都會變成美食。」
  「嘴巴好甜啊!」我在說話完的下一秒,輕輕吻了那女孩。她叫鄭允言,有著淡淡和她相同的氣息。是我懷念的她所擁有的樣子。
  「不要這樣嘛……」她閃躲。我微微笑著。
  「再等我一下摟,我先把東西都收一收。」
  「好。要快點喔!」
  我把廣告顏料蓋上蓋子,然後摸了摸它的蓋子,想她還在的話,會用怎樣一個方式詮釋一張白色紙張的圖,然後輕輕的笑了,蓋上了記憶的本子。想念讓我感覺生活的真實。
 
12
  後來清明節到了,我跟著父母到鄉下掃墓,然後回到這附近,去了她的墓。過去好像都只是滿是對話的格子,我們不斷上演不同樣子的開始。
  如果世界是大型的賭場、是不斷洗牌的地方,那個我們散掉的牌,該從何找回、該如何重組?
  看著墓碑上熟悉的笑臉,我輕輕撫摸上面的照片。
  「穎欣,我又來了。」允言在我旁邊很安靜很安靜的看著我、看著她。「穎欣,今年我帶了她來了。妳說過我的不堅持,我現在就堅持給妳看。如果妳還在的話,會不會感到開心?」一顆眼淚很平靜的滑落眼框。我還是沒辦法忘記,沒辦法放下很多事情。即使已經遙不可及,我也忘不記。
  「宇。」允言拉了拉我,我看著她,很冷靜的。「不要難過了,這樣她一定會不好受。一定會的。都這麼大個人了,哭會被笑的。來!」允言笑了笑,然後做出一張鬼臉,在我笑出之前,她自己先笑了。「嘿。這樣才對!」
  允言知道我和穎欣的故事,知道我和她的開始與結束,也知道很多很多中間發生過的。那是穎欣告訴我,愛一個人就不要對她隱瞞任何事,因此我把自己放白,讓允言看的清楚。我把視線從允言轉到那照片。
  「如果妳還在我身邊,如果今天角色對換,如果今天離開的是我,妳會不會感到難過?會不會為我哭?」我終於懂了,等待的辛苦。可是妳走了!穎欣,可是妳走了!我原本想要對妳堅持,可是妳走了!這幾年,我孤單了幾個年頭,然後允言出現,然後允言走入我的生活。穎欣,我還是要坦承我的自私,還有,妳的自私。」我還在她身上尋找妳很久之前的樣子,她和妳相同的相似。
  「宇……」我摸了摸我的臉,濕了,我將淚擦乾。風飄了過來,葉子也逐一的掉落。
  秋天,很美的季節,我們曾經再秋天有一次到別。我真的真的懷念。
  「唷,都這麼大個人了,哭會被笑的。來!」抹掉她的眼淚,然後學她扮出一張鬼臉,她這次笑得樂不可支。只是一切都感覺好遙遠好遙遠。
  「你學我!欸!有版權的,快給我版稅唄。」允言伸出手,「我要糖果!」
  「哦?這樣就好嗎?這麼簡單?」我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之前那個鄭土匪,去哪了?」
  「因為這裡是穎欣的地盤阿~我當然溫柔摟。嗯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疑?……喔哦!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咧。哭給你看!」
  「去跟媽媽講比較快吧?」我笑著。
  「對吧。就跟你說那招應該比較管用。欸?」她愣、她呆,她恍然大悟,「你是不是,喂!你!我生氣你呀!」
  「我什麼都沒說喔。」我攤攤手。
  妳一定不知道,妳走得隔天好多人都落下好多不捨的眼淚,妳平常刻意的疏遠,影響不了大家心目中的妳那可愛模樣。穎欣,妳可真叫人難忘啊!
 
13
  大學快畢業,我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品冠有一首歌成了我最愛聽的。彷彿是她想告訴我的……過去,又鮮明起來。
  「……就喜歡你叫我孩子 用融化我的姿勢……」
  「嘿!你看你看,有飛機有飛機飛過耶!你知道嗎?我聽過一個傳說,它說只要抓一百架飛機,每捉一架就請旁邊的人拍一下你的手,等到持續抓一百架,願望就會實現噢!」她拍了拍我的手,很開心的跟我說,指了指飛機的方向。很開心很開心的笑著。
  「我想有很多事我都不可以理解的。宇,我一點都不聰明,所以有很多事我好像都不懂,我沒有裝傻也不想裝傻,可是我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說你說,這樣的我笨不笨啊?」
  「如果當初是因為相愛才決定結婚的話,為什麼又要因為吵架而分開呢?有什麼事不可以解決的?我突然覺得人生好讓人懂啊!可是,宇,我們不會成為這樣的人對吧?因為因為,宇是我唯一的方向、是我的信仰。」
 
  「宇。」
  「嗨!」我揮了揮手。高樓大廈的阻擋,我看不見天空那抹美麗的蔚藍。
  「今天我很想你。」
  「我也是。」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啊!」
  「允言,我覺得妳讓我很想她。」
  「沒關係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只是個替代品。所以沒關係的,一個人的感情本來就不是說放就可以放的啊!如果妳要想她、要把我當成她,你就這樣做吧!我不會怎麼樣的。可是,宇,可不可以不要直接的告訴我?讓我假裝一下你愛的人就是我,好不好?」
  「允言……謝謝妳。」
  「如果這就是永遠,那我要一直牽你的手走下去。大大的保證不會讓你逃走。」
  「嗯!」
  然後我心裡那個穎新就離開了。很徹底的,她沒再出現過。我還是會想她,只是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故事,也就到此結束,很徹底很徹底的結束。我相信我跟允言可以一起走完和穎欣走不完的那一段幸福。我相信相信就可以讓一切成為真實。我真的只想這樣幸福。就這樣幸福。
 
14          
  「你是宋宇豪?」
  「是的。請問你是……?」
  「我是劉穎欣以前的學長。」他身邊有一個女孩,看上去跟他十分相配。允言在我身旁,不知該說些什麼。
  「是。請問你叫住我的意義在於哪?」
  「我看過你的照片,我只是想過來確認一下我有沒有認錯人。你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人,難怪穎欣因為你改變了很多。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只是當時你不曾去珍惜她。」
  「……所以?」
  「所以看你現在擁有這麼棒的幸福,相信我,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嗯……」
  「當然,我也會替你感到開心。」他身旁的女孩有一點穎欣的感覺,淡淡的。柔柔的樣子,上了一點淡妝,她讓一隻蝴蝶在她右額上飛舞。很美很美的樣子、很美很美的表情。是穎欣的感覺。我想,學長當初應該也是喜歡穎欣吧?「我曾經,很想讓她幸福,可是她好像不怎麼想。她那時候變得很怪很冷淡。可是也很可愛。如果有一天我在街頭可以在碰見她,我一定會讓她的眼淚成為歷史。」
  「穎欣,她……學長,你知道她已經離開了嗎?」
  「我知道啊!所以我說如果有一天。只是如果而已。她離開那天我有去看她,一面。」
  「嗯。」
  「我想她希望身邊每個人都得到幸福。」
  「嗯。」
  「學長知道我們當初都沒有堅持到。如果我堅持陪她,如果你當時堅持沒跟她分手,我想一切都會改變的。」
  「是啊!也許也許,她會像以前一樣很開朗。只是也許,不能拿來吃而已。」
  「嗯……是啊!」可是沒辦法,最終我們誰也沒多誰一份堅持,因此得到的也只有悲劇。
  誰都回不到過去,過去只是一個歷史。我有我的幸福,我會讓一切重新開始,用我深情的方式。我想這是一個結束,卻也是一種開始。我相信,一切都是。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