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于讀清華日校時搭錯校車那個夜。)

  在路旁低聲呢喃的吉林路和我無助是對照圖
  無助蔓延到眼角溢出,想哭,我卻努力忍住
  當眼淚和微笑發生衝突,我能做的只有假裝堅固
  很想抱頭痛哭,卻又意外的揚起微笑弧度
  假裝不在乎,卻沒人能告訴我回家的路線圖
 
  忍住所有的難過,因為有人比我辛苦
  當我想哭,我就會開始看看窗外的景物
  原來兩旁的樹早告訴我走錯路
  我卻不在乎,直到站牌逐漸模糊
  我能確定的只是我沒哭
 
  把眼鏡拔下,不讓一切看得太清楚
  此刻我才清楚,原來原來,我不認得回去的道路
  想哭,卻極力忍住
  學校的制度,真的讓人憤怒
  路線一直更換著圖,讓人無法辨識出哪裡是出口處
  無語的望著天,原來原來,不認得回家的路比什麼都辛苦
  身旁的中正路,告訴我什麼都是錯誤的旅途
  我搭上錯的路線圖,所以這裡沒有歸屬
 
  我開始數,一切的事物
  一二三四五,我決定徹底認輸
  這時我感覺,家,在好遠處
  沒什麼可以讓我那樣的在乎
  是的,我感覺到無比孤獨
  就這樣,我沒哭,我一路笑著歸途
  什麼都沒比不認得的辛苦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