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好懶得上線,自己都不知道懶得原因是什麼,一放學回家就癱在床上開始閉上眼想事情,然後不知不覺得睡著,接著跟平常一樣在噩夢中醒來。每天每天都是一個模式,有時我都覺得好疲憊。
  然,這兩天我上線的時候,我一直都沒看到我想聊天的人上線,等了很久、問了很多人……但就是找不到也問不到原因。這兩天根本也都提不起勁聊天,有時聊也不會超過一小時,真的好悶。那個別人推薦給我的交流網我已經好久沒去,那裡的人不知道為什麼都讓我很不想多講什麼。我只想等那一個人。就靜靜的等那個人。最好誰都不要知道我、我是透明人、誰也都不要找我講話……。只有在安靜中我才可以表現出我的軟弱、只有在沒有人的時候我才可以放下笑容、只有在鴉雀無聲的角落我才可以放任自己哭泣。
  有人找我講話我就講、輪到我跟著別人的話題走,但其實我腦袋一片空白也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別人講了什麼或者我答了什麼?然後我笑點變得好低,昨天廁的話讓我笑了,大笑的那種。甚至有人打哈哈,我也會跟著笑。但我不知道,笑點呢?
  我以為我笑得很開心我就不會知道我還在等待、我以為我笑得很開心就不會有人察覺視訊中我溢滿淚水的眼,一切都是我自以為……因為我心裡很清楚的告訴我,我在想念!對,這樣的感覺我騙得過人,但我騙不到我自己。
  以前到現在,我已經有非常久的一段時間沒有這樣的感受,沒有靜靜的看著電腦發呆、然後悄悄的流下眼淚。有些人講得有些事,我總是視而不見,我只想等、好想等。昨天跟鬼仔聊,聊到我等的人,我的眼淚又掉,我真的要以為我是不是個愛哭鬼。不過班上同學都說我好high呀,為什麼我一個人的時候就會顯示我的懦弱?我的愛哭?跟我的不堅強?我也試過要喜歡別人,可是,也許是,我現在喜歡的這個人太特別……。
  我學會香港的粗口越多、認識的人越多,我的個性也不再跟以前一樣,好常時間在聊天都是出口成「髒」來表示我的不滿與等待的難熬。就像是一些人說:「漠漠變好兇喔。」然後我會問自己「我變兇嗎?」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講話而已、我只是在等人而已、我只是難過而已、我只是在流眼淚而已、我只是……做我自己而已!我知道我有變,變得甚至不是我的外表或內心,而是我的習性。
  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喜歡一個男生,所以我也戀上了夜貓子的喜悅,每天半夜都在線上聊到天亮,然後去教室睡。我記得當時他是一個好高的男生,高到我需要仰頭、我記得當時他是我的學長,但是腦袋裡的裝的卻比我還少、我也記得他會抽菸、喝酒也有很多不良得惡習。我更知道,他是我的初戀。
  現在,也很有這樣子的感覺……我不是說樣子,而是說那種等待的感覺。然後我一直在哭。從這篇文章開始打的時候一直到現在,眼淚還是在掉。我想睡,但我睡不著。我不想上線,只是突然好想發日記在幻戀。
  昨天晚上,又有個認識不久的香港男跟我說在一起,我不知道這是第幾次的第幾個。我不知道為什麼?但,依舊照慣例傻楞楞的在電腦桌前想很久,其實我們有熟到這樣嗎?才幾次聊天吧?且,我喜歡的不是活潑的,我喜歡安靜、穩重的那種男生……我說我有喜歡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人是誰、住哪裡、幾歲又什麼樣,我只知道我雙眼被淚水模糊了焦距。
  心口好悶、眼淚好重、我好累……怎麼做呢?我也不知道了。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