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已經不在意了、不會哭了、不會再多想了。但是有時跟別人講事情,聽到一些好像我們之前講過的話、鬥嘴的那些話,我的眼淚就這樣不爭氣的掉了出來,輕輕的、慢慢的也是悄悄的。講真,我很想跟你聊天。可是你已經好多天沒上線,其實就算你在線上,我也不知道我能說些什麼?但是我真的好想看你上線、很想很想。
  我一直不斷的說服自己,但是我依然什麼都聽不進去。……我不知道我還能怎麼做。除了哭之外,我不知道我還能怎麼做。我想,這段友情也已經結束了。我該告訴自己沒有繼續的必要了。也許還是朋友?也許已經變成不認識?怎樣都好,怎樣,我都不在乎了。
  謝謝你。至少跟你聊天的那些日子,我很快樂。

  然後最近也發生了很多事情,事情多到我很頭痛。這些事當中不論是網上的、現實生活的或者是別的什麼,都搞到我很疲憊,有時候甚至想就這樣放棄什麼都不想管。我自己都不知道最近這樣是為什麼?搞到我連聊天軟體也都不想多用,上去也只是看一下然後就下線,從今天開始,我想一段時間搞失蹤。

  因為我不只想放棄一些東西,甚至我也想放棄自己。有時我真的很想念我的過去,那些叛逆、那些曾經,以及那些瘋狂的事蹟。不過,我的理智告訴我,那些事好不容易才成為過去、好不容易才已經沒有人提及,我也告訴自己不可以一錯再錯、不可以忘記那些警惕那些……那些不能重倒覆轍。然後,我讓自己沉默。我可以什麼都不說,不過我也知道,我已經改變了。
  我不是很久之前那個過去的我、不是現在給人有活潑印象的我,也不是凶巴巴的我。我什麼也都不是,只知道我是我,是一個……我自己也不認識的自己。或許有天,這理智的現會斷?然後,我會淪落?也可能,我會放棄更多。這些,我現在不知道、不想知道,也可能來不及知道就已經發生。走一歩算一歩吧,能夠笑就不要哭吧、能夠擁有就不要放棄吧。能……想念就盡情的想吧。我現在,很放縱自己,因為我不想給自己任何的壓力也因為,花都ㄎㄨ了。是枯,也是哭。

o5.22-今天學校放假。
  我最近這幾天都好懶得寫行事曆,所以其實這幾天我的生活都好像沒整理過的白紙,很散!散得我根本不知道也想不到這裡拜哪天做了什麼?又哪天該做什麼?或者是腦袋裡面的記憶根本就不知道哪天是哪天?部落格的日記我也已經好久沒有去多做更新、錯字也沒修改。我的生活好像有了好大的轉變,原因是時麼?講真的,我也不知道。
  然後昨天隔壁班的男生跟我告白,我微笑的看著他說謝謝,你很勇敢。這個謝謝其實不是謝謝他喜歡我,我說他很勇敢不是因為知道我很兇還說喜歡我,而是因為他他能講出自己感受。我是個無法將自己感受講出來的人、我是一個擁有保守愛情觀的人,我是一個覺得女到追男很荒謬甚至我一直都深信「男追女隔層紗,女追男隔座山。」的那種人,所以我一直很佩服也很想嘗試做個超出自己這想法之外的事。

  今年的三月二十九日,我確實也嘗試過,即使我是講我有提早過愚人節的習慣。但天知道,我多緊張,打字送出的那一刻,我的心裡充滿畏懼還有緊張的情緒。膽怯這一詞不適合我,但當時我也真的很適合那個詞。

  話說,我昨天跟痞步他們說我六月想剪頭髮的時候……
  痞步搶先發言:「好啦!超支持妳,妳都不知道妳不適合留長髮嗎?」
  「為什麼?」我一臉疑惑,「不過我也是這樣覺得,因為我懶得整理嘛。」
  「不是這問題,而是因為妳長髮很有氣質,這樣氣質的臉配上這個性,噢!老天呀,殺我好不好?」
  「我操,」我歪著頭好像唱反調的說:「不過我突然又想留長髮,這樣吧,不如我六月去修一修但長度不變。」
  實際上我真的好想剪頭髮,因為夏天快到我會熱、因為我好懶得整理頭髮,也因為我喜歡清爽的短髮,除了方便整理之外,短髮也真的較為適合我這樣外向的個性,這是有眼的人都跟我這樣說的。





遇見歌詞
聽見 冬天 的離開 我在某年某月醒過來
我想 我等 我期待 未來卻不能因此安排

*陰天 傍晚 車窗外 未來有一個人在等待
 向左 向右 向前看 愛要拐幾個彎才來

 我遇見誰 會有怎樣的對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遠的未來
 我聽見風 來自地鐵和人海
 我排著隊 拿著愛的號碼牌*

REPEAT*

我往前飛 飛過一片時間海
我們也曾 在愛情備受傷害
我看著路 夢的入口有點窄
我遇見你 是最美麗的意外
總有一天 我的謎底會解開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