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駿: 你的小說寫的如何呀
  漠星 **: 說到這個我就很佩服自己的記憶 ~,~
  漠星 **: 我把所有的文章存在隨身碟裡面 !
       結果有天忘在學校的電腦 ; 隔天就找不到了 >v<
  阿駿: = = 恩
  阿駿: 阿呆欸你
  阿駿: 心血都沒了



 壹、提筆的動機

  摁亨摁亨呀,我提筆的動機就是因為這小小小段的小對話,那是在今年的六月十五日我與水駿又聊起即時通的事情了。說真的,跟水駿認識的時間真的挺久了,久到我這一路發現自己不斷的在變遷,且變得很多很多,不過中間我還是有小小的隱身一年的時間。那一年我並沒有跟任何的舊日朋友聯絡,而那一年,也是我人生最不堪的時期!
  至於是怎樣的事情,我想我會在小說中漸漸的使它成形。不過大概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因為最近的我對過去那些往事的記憶總是有段沒一段的浮現,若是要整體有個形體,應該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讓那些事情全部的想起。不過若真是如此,那我也許得在痛一次……
  記憶回到昨夜,大概將近午夜的時候,我關掉房裡的燈,準備就寢時,突然天空有一條閃著白色的光穿進玻璃窗,在我房裡雪白的天花板印出一到很「白天」的光。我把自己縮在被子裡,腦袋依舊運轉著過去的事情。越想覺得頭疼的厲害,當自己圈住自己身體時,我赫然發現我的身體正有規律的顫動著。是。對於過去,我還是無法忘懷那些傷痛。
  這時窗外的閃電還是不斷不斷的,只是它從有聲換成無聲的白光,變成我眼淚的伴隨。於是昨天晚上,我失眠了。
  所以這次我要寫部小說,我便是這部小說的導演,所有的劇情都可以依照我的喜好而去編排,並不全然都是我所歷經過的事情,而我,我想我只是想記錄一次又一次失望中所獲得的成長及感動。所以這個故事,不論它的真實度有幾分,都會是我很用心去想的一個事件。

 貳、我愛文字之寫作相關歷程

  應該是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我開始寫完第一部小說,剛寫些就一定會讓他看,而他,一直也都會給我建議。這也是我很喜歡這位朋友的主要因素。之後,國三我便沒有繼續創作小說,創作的題材跟方向轉為詩作,暱稱不斷的變,網誌的位子或者是文章發表的地方也一點都沒有固定(那時候還常常被認識七年的朋友唸說怎麼常搞失蹤並且文章都沒有固定的發表位子呢。)然後參加了老師擅自為我報名的作文比賽,我拿到很不錯的第一名成績,接著,我開始會寫些小文品。最後走到了現在,也就是如各位看倌們見到的:我只會寫寫關於生活的事情。
  我突然覺得我走過很多的風風雨雨,做出的事情卻越來越「幼稚」、「吵鬧」,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前並非如此,先前阿駿也很訝異我由過去的安靜到現在的多話,有位國小同學,方先生,更是訝異於我的變遷,不過,我對於「文字」依舊是那顆不變的心。也許,這是我一個堅持吧!
  我只是很希望很希望,這次的我,不會如是輕易的就放棄自己曾經的夢想。

  漠星回來了,用不同的姿態。
  我,回來了!不會再離開。

                                  漠星。

Hs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